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他_渡邊長吻白蠟蟬.JPG 

  七月份的烈日,簡直可以把人活生生烤乾成人渣,可惜這樣的大太陽沒能烤乾雜草,反而讓它們的根扎得更深,因而更加頑強與茂盛了。某天傑利正在蝴蝶園和雜草搏鬥的時候,附近來了兩位愛好生態攝影的仁兄,他們配備著高檔的相機,火箭砲似的長鏡頭彷彿可以發射地對空飛彈,他們在一棵樹旁,興奮地對著上面指指點點,然後急急忙忙地搬來梯子,爬上去瞄準樹葉間猛扣板機,喔不,是猛按快門,好奇心驅使之下,我上前問了一下他們在拍甚麼好東西,原來就是這隻「渡邊長吻白蠟蟬」。它在2009年四月前是被列為保育類昆蟲,之後雖從保育類的名單上除名了,不過它獨特的造型仍令人印象深刻,那天在不同的樹上共發現三隻,看來蝴蝶園裏珍奇生物還不少呢。

JerryThe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佛光山_名牌.jpg

JerryThe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從前從前,有一隻烏龜和一隻兔子在吵架,爭論說到底誰跑得快,後來他們決定比賽一場。開始跑了以後,兔子一下子就衝出去了,烏龜則是慢慢的爬,所以當然是蹦蹦跳跳的兔子跑在前面啦,兔子跑了一陣子,眼看已經把領先烏龜好長一段距離,他心裏想:「烏龜爬得這麼慢,我可以在樹下休息一會兒,然後再繼續跑。」於是兔子就在樹下睡著了。而這時候烏龜還是努力的一直爬,一直爬,終於超過了兔子,等懶惰的兔子睡醒時,勤奮的烏龜早已到達了終點,贏得勝利。

  龜兔賽跑是我們從小就耳熟能詳的一個故事,我也曾好幾次說這個故事給尉尉和晴晴聽,教他們不要像兔子一樣驕傲和偷懶,而是要像烏龜不斷的努力,才會成功。剛離開職場時,講這個故事給孩子們聽時總有點心虛,因為傑利覺得自己就是故事裏的那隻兔子,現正在樹下睡懶覺,而從小到大這個故事都告訴我,不要當那隻睡覺的兔子,這讓我很有罪惡感。後來因為離職之後有很多時間,可以找之前的同事與朋友們吃飯聊天,聽著大家談工作的事情,我發現自己參加的不是龜兔賽跑,而是一場兔子的馬拉松,參加者全都是跑得很快的兔子,雖然很多兔子都不太確定終點在哪裏,但是仍跟著大家不斷往前跑,而傑利,仍是在樹下休息的那隻兔子,看著大家不斷往前,自己就像是一段快轉影片中的靜止人物,原地踏步的感覺讓我不禁有些慌了起來。直到有一天,我牽著還不太會爬樓梯的晴晴上樓,一階一階慢慢往上的過程中,腦海中突然浮現了另一個故事:

JerryThe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