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語1.JPG

「穿越德魯固」出發的那天,清晨五點就得起床,只為了趕六點集合。那是冬天昏暗的清晨,又濕又冷,淒風苦雨的,一整個「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場面。

在寒流的低溫中從新竹驅車前往花蓮,繞過大半個台灣,四個小時的車程,令人頭昏眼花昏昏欲睡,好不容易到達休息用餐的地點,一下車,一幅醒目的標語吸引了我的注意:

【在自己的土地 流離失所】

黑底白字的標語,一句震撼人心的控訴,猶如黑夜中一道奔雷轟然巨響,把我從睡眼矇矓中驚醒。我們此行的第一個休息站,就是亞洲水泥礦權展延爭議的原爆點,亞泥礦場山腳下的富世村。

「穿越德魯固」活動為小鹿們準備了一堂公民課,課題是了解亞泥爭議的始末,上課地點就在富世村。這堂課沒有作業,不用考試,但是小鹿會學到更多學校沒有教的事,他們會實際體認社會議題的錯綜複雜、環保與經濟取捨的兩難,以及很不幸的,提早發現大人世界的險惡與......醜陋。


第一天,晚上

這一晚,小鹿在天祥青年活動中心與太魯閣族的朋友開座談會,同時透過網路連線地球公民基金會。這一晚,小鹿們了解亞泥礦權展延的始末,法律及政策上的爭議,礦場與太魯閣族在此地的歷史糾葛,還有住在礦場周邊村民的態度與訴求。

地球公民基金會.JPG

太魯閣族座談.JPG

在這場座談會中,小鹿們一個個舉手提出自己的問題,從與會的朋友口中得到問題的答案,在這個過程中,亞泥礦權爭議不再只是新聞媒體上的一篇報導,而是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一個真實事件,發生在我們生活的土地上,與我們息息相關的事件。小鹿們也從一個事不關己的旁觀者,變成這個事件的參與者,或者至少是紀錄者。


第三天,下午

這一天我們又回到了富世村活動中心,站在這裡抬頭仰望村子後方,一個綠油油的山丘,讓人幾乎看不出來那就是亞泥的礦場。

拜訪村民3.JPG

要不是山上突出的一點點機具,洩漏了礦場位置,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就在礦區的正下方。

仰望亞泥2.JPG

仰望亞泥2.JPG

小鹿們在這一個時段分成兩組進行活動,一組參觀亞泥礦區,一組訪問富世村民。

參觀礦場的小鹿們聽取亞泥的簡報,介紹採礦的方式與以及礦區安全所做的種種努力,實地示範如何採礦,如何監測各項安全數值,如何減低爆炸的影響,如何在開挖過的山坡上進行綠化做水土保持...小鹿們戴著安全帽在礦區中參觀,感受比觀賞齊柏林導演的空拍畫面更真實,更深刻。

參觀亞泥1.jpg

參觀亞泥_縮圖.jpg

水泥業可以說是愚公移山現代版,一座山在現代化機具的運作下矮了半截,消失的山頭變成了人們遮風擋雨的房子,跨越河川的橋樑,以及各項為生活帶來便利的公共工程,亞泥礦區之大以及投入的先進技術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另一組小鹿在同一個時段拜訪富世村民,針對亞泥問題進行訪談。訪談過程中,大家慢慢發現原來村民對於亞泥礦權,並不是只有一種聲音。有人指著半山腰,告訴小鹿他以前的家在哪裡,希望取回土地,重建家園;

拜訪村民5.JPG

有人訴說住在礦場底下的恐懼,希望亞泥停止開採,給它們免於恐懼的居住環境;有人希望爭取亞泥補貼,改善村民的生活與教育;有些在礦場工作,贊成礦權展延;

拜訪村民_縮圖.jpg

還有人跟小鹿們說了個故事,故事裡的老人家他原本的家園和獵場已經因為礦場的開採而消失了,最後他只能躺在富世村一角的墓園中,一直望著礦場的方向,懷念他永遠無法再見到的,記憶中的家園與獵場。

小鹿們,很抱歉,這個故事不是 Happy Ending,現實生活中雖然也有很多事情像童話故事一般有個快樂結局,卻有更多事情是爸爸媽媽不忍心跟你們說的悲劇收場。讓你們這麼早就接觸了社會真實殘酷的樣貌,很抱歉,小鹿們。


第三天,晚上

晚餐後,小鹿們從環保、經濟、社會三方面進行分組辯論。

辯論1.JPG

他們彙整這幾天實際蒐集以及網路上的資料,分組討論,實際提出自己的觀點,嘗試探討亞泥開採的利弊得失,工作權、財產權、生存權,孰輕孰重。

辯論_縮圖.jpg

小鹿們的觀點或許還不成熟,也往往輕易相信片面說法,論述以偏概全,但是我看到他們蒐集資料、組織自己的觀點並進而說服別人的能力在辯論這短短的一個多鐘頭內迅速提升,再加上鹿團五大天王講評指導,小鹿們在這堂公民課學到的事遠超過學校與書本所能提供。

辯論4.JPG

辯論會那天我們就睡在礦場山腳下的民宿,深夜突然發生了兩次地震,我被驚醒之後,以為是礦場在採礦的關係,後來想想這個時間不應該是礦場作業時間,而是真的地震,接著就開始擔心住在這裡會不會有危險?因而一夜輾轉難眠,這時我深刻體會到村民的切身之痛,深深替他們的生存權被拿來和礦場的財產權、工作權相提並論,感到非常不平與不捨。


第四天,上午

往大同部落的路上,回頭俯瞰富世村,坐落在村子上方的礦場以及進行開採的工程車輛清晰可見,裸露的地表和旁邊國家公園的青山綠水呈現鮮明的對比,感覺就是一塊珍貴的翡翠撞破了個洞,可惜了。

俯瞰亞泥1.JPG

至此,這一堂公民課即將告一段落。

我問尉尉:「辯論的時候,小鹿有人不管從環保、經濟、社會三方面,都堅決站在支持繼續開採的那一方嗎?」
「沒有」
「那小鹿有人從頭到尾都堅決站在反對繼續開採的那一方嗎?」
「也沒有,大家都是變來變去,看是從哪個議題出發決定」

「那你覺得誰會堅決反對開採呢?」
「富世村抗議的村民吧!」
「那誰會堅決支持開採呢?」
「亞泥和他的員工吧!」
「這些堅決支持或反對的人很難去管甚麼環保、經濟、社會的利弊得失,對吧?」
「對啊!」
「那到底誰要去想這些呢?」
「嗯......政府嗎?」

是啊,負責決策的政府官員就要從各方面通盤考量,並且提出佐證說服大家,這是很明顯的道理,連小鹿都知道。

我不知道小鹿們從得卡倫步道俯瞰村子及礦場有甚麼感想,但是我衷心希望未來這些小鹿如果當上了決策者,遇上這一類的問題,能夠更加負責,提出更好更有創意的解決辦法,為大多數人以及未來的子孫謀福利。

俯瞰亞泥2.JPG

這是一堂珍貴且真實的公民課,小鹿們透過這個過程,除了學習田野調查搜集第一手資料、練習形成自己的觀點與主張,更重要的是了解社會議題的複雜、因為複雜,所以難以面面俱到。小鹿也因此有機會思考為了便利的現代生活我們願意要付出怎樣的代價?誰要付出代價?這個付出是否符合公平正義?最終讓他們體認公民參與社會的責任與義務。

相信小鹿們從中學到很多,因為我自己也是。

寫到這裡,突然想起丹.布朗的小說【地獄】,裡面有一句引自但丁的詩句:

「地獄最黑暗的地方,保留給那些在道德存亡之際袖手旁觀的人」

僅以此自我警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rryTheMouse 的頭像
JerryTheMouse

傑利鼠的老鼠窩

JerryThe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