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部落2.JPG

穿越德魯固活動第四天,團長海豬仔率隊前往大同部落。

六個小時的上山路,不是一趟輕鬆的路,加上低溫與下雨,而且高山上醫療資源缺乏,旅程變得更有挑戰性。為此,有些小鹿在前三天只要身體不適,就被勸說留在山下,或是提前回家休息。不能參加後半段活動的小鹿固然失落,但是我相信做決定的幹部們,內心一定更加掙扎,「安全第一」是活動的最高準則,沒有上去大同部落的小鹿們,留得青山在,未來總還有機會。

1L7A0619.JPG

大同部落,沒有台電公司的輸電線,只靠太陽能板點亮幾盞微弱的LED燈;沒有車子可以抵達的道路,要靠雙腳走六個小時才能抵達;沒有商店,過去還有流籠運送物資,現在都得靠人力運送;沒有自來水,沒有手機訊號,更別提網路了。

大同部落又稱黑暗部落。


在部落這三天,我們受到YaYa一家人的熱情的款待與照顧。

YAYA家招牌.jpg

這是一段遠離文明的生活。在這裡很多我們習以為常,視為理所當然的家居設備,通通沒有。

居住的地方,是兩間竹子搭的房子,這兩天吃喝拉撒睡就在這兩間房子裡,兩間房子中間有一片空地用帆布搭起來遮風避雨,權充交誼廳。

竹屋內部1.JPG

廁所沒有門,只有一片放下的布簾,要上廁所前沒法敲門,就直接問:「第一間有人嗎?第二間有人嗎?」看有沒有人回答來決定要不要推開布簾進去,進去之後看到的是地上的一個坑,這個坑就是用來解放的地方,解放完還不用沖水,裡面有終年不斷的山泉水自動沖水,不輸給山下的電子沖水小便斗。

浴室也沒有門,而且沒有瓦斯熱水器,當然也就沒有從水龍頭流出的熱水,更別提蓮蓬頭了。洗澡的時候得先用灶燒柴煮熱水,把熱水用水桶提進浴室,用水瓢舀一些熱水,混合終年不斷的冰冷山泉水到適當溫度,然後往身上潑 。習慣用蓮蓬頭這種設備的小鹿,在這裡洗澡狀況連連,不是被燙得哇哇叫,就是冷得吱吱叫,還有水量沒有控制好,洗到一半沒熱水了,只好尷尬地把空水桶推出浴室,抖著聲音說:「救命,拜託再給我一桶熱水...」。

有些還沒洗澡的小鹿,但是目睹如此狀況下定決心兩天不洗澡,但是更有些小鹿把握這難得的機會,拉著同伴一起進去洗澡,洗個忽冷忽熱的三溫暖,順便懷念一下家裡的蓮蓬頭和熱水器。

竹屋內部_縮圖.jpg

房間是榻榻米,鋪著小毯子或小被子當作床墊,睡袋當作棉被,即使室外溫度接近零度又下雨,一群人擠在裡面倒也還算溫暖,只是有幾個下定決心不洗澡的小鹿,所以這氣氛就很有味道

在大同部落兩個晚上,因為床位不太夠,所以有幾個大人必須睡在室外的帳篷,我睡了一晚的帳篷,躺在小小的帳篷裡,雖然套了兩層睡袋,穿上羽絨衣,還升了火,可是還是凍得難受,半夜火熄了之後,更是從腳底一路冷到頭皮,在冷冰冰的被窩半夢半醒之間,令我不禁想念起家裡的暖氣和羽絨被...

竹屋內部3.JPG


到部落的第二天,太魯閣族的朋友Nac帶著我們去探訪周邊環境,告訴我們哪裡是日據時代的駐在所,哪邊是刑場;這棟竹屋是誰的家住了幾兄弟,那棟房子的主人又是甚麼職業...如數家珍。介紹的時候,每一間房子都是大門緊閉,主人不在家,事實上整個部落杳無人跡,所有的居民都已經搬到山下居住,只有接待登山客或是民宿有客人時才會上山。歷史的更迭,時代的演進,無情地操縱部落的人事變遷,太魯閣青山依舊在,可是偌大的區域只有我們這一團人的聲音,Nac解說的聲音消散在細雨濛濛的山間,如同曾在此處生活的居民以及輝煌的過往,令人唏噓。

除了介紹歷史,這一天我們也跟著Nac去認識野菜,

尋找野菜.JPG

探訪神祕的鐘乳石洞,

訪鐘乳石洞.JPG

還跟著Yaya一家人學習作竹筒飯,學習原住民朋友與環境和平共存的智慧。

竹筒飯1.JPG

竹筒飯2.JPG

這一整天的活動都在下個不停的雨中進行,而且當天寒流來襲,又濕又冷,即使對大人來說都是很嚴苛的環境,更別提小鹿們了。這時便覺得團長與幹部們把那幾位身體不適的小鹿留在山下是正確的決定,這樣的溫度與氣候,只會讓病情更加嚴重,除了沒法參加活動之外,還會產生其他後送就醫的問題,影響人力調度與其他人活動進行。

泥濘路.jpg

一整天走在泥濘的地上,不管甚麼顏色的鞋,最後都成了土黃色。在這樣的情況下,堅持兩天不洗澡的小鹿,還打算繼續堅持,而且,這一天晚上換我進竹屋去睡...Orz

髒鞋.JPG

晚上大家就圍著Yaya聽太魯閣族的歷史,山上的故事。

圍爐夜話1.JPG

山上的最後一夜,還有一個難忘的晚會。


在小鹿上午活動的時候,有另一組人急行軍一個半小時去打手機,報平安。

這是因為前一晚發生五點多級的地震。

漆黑的夜裡,小鹿已經回房就寢,只有大鹿還圍著火盆聊天,突然一陣劇烈的搖晃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彷彿無止無盡。地震停止後,緊接著對面山頭傳來低沉的轟隆聲響,如同夜裡的悶雷,也彷彿一列晚班的高鐵特快車,但這不是雷聲,更不是高鐵,是山崩!

我們帶著一群孩子在遠離文明、通訊中斷的地方,遇到寒流下雨已經夠麻煩了,現在還有地震和山崩,即使是團裡登山經驗最豐富的夥伴,也沒遇過這樣的情況。

圍著火盆的大鹿們,開始擔心住在山下富世村的育成會工作人員們是否安全;停在天祥的遊覽車是否出得來;中橫公路和蘇花公路有沒有坍方;我們要下山的道路是否暢通;如果被困在山上,我們需要的物資是否足夠...大家都非常憂慮,希望能盡快和山下的育成會取得聯繫。

此時Yaya他們安撫我們說,太魯閣族人在這裡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經歷過無數次的颱風、地震,可是大同部落這裡很安全,從來沒有甚麼災情,請我們不用擔心。

隔天一早,太魯閣族的朋友便帶著負責聯絡的通訊官們去打電話,打一通電話不用幾分鐘,但是為了打這通電話得走一個半小時,來回三小時的路程。通訊官們帶回來山下雖然地震不小,但是一切平安的消息,也回覆了LINE群組一堆著急的家長詢問大夥安危的訊息,相信這些爸爸媽媽們收到訊息後,都可以體會「家書抵萬金」這詩句表達的感受。

所有人員一切平安,太好了。山上昨晚已經滾落很多大石了,可是大家心中的大石現在才終於放下。

報平安.jpg


我們在這個遠離文明,物資缺乏的地方,重新發現了火的重要性。

用柴火燒的火盆,在這裡有很多用途...可以取暖,

火盆4.JPG

煮飯、煮茶、燒洗澡水、烤乾濕掉的鞋子襪子...

火盆_縮圖.jpg

最重要的用途是,火盆讓所有因為沒有手機訊號而沒有手機可用的小鹿們聚在一起,聊個沒完。

因為斷了手機訊號,所以遠離了手機的誘惑以及帶來的煩惱,可以專心面對我們對面的人,不再一心多用,心靈也沉澱了下來。

圍在火盆旁,人和人的距離不再是手機--基地台--手機動輒數百公尺甚至數公里的距離,而是最直接最單純面對面的距離。

溫暖的火,融化了大鹿小鹿外表的矜持,大家天南地北的聊,百無禁忌的笑,這三天聊天講的話,遠超過一整年12次團集會的總和。

溫暖的火,融合了大家的感情,融合了大家的心。

圍爐夜話2.JPG


三天兩夜的大同部落生活,讓我更了解太魯閣這片土地與人民,也更珍惜這一片美麗無暇的山林。

最後一天下山前,Yaya用太魯閣語為我們祈禱,送我們平安下山。

事後回想,在大同部落這三天雨下個不停,但是在我們上山與下山這兩段時間,雨都剛好停了,讓我們順利走完這一趟最遠也最難走的路程;這三天寒流低溫,可是所有人的身體狀況都很好,沒有人在山上生病;這三天地震不斷,可是我們在最嚴重的2/6花蓮大地震之前,剛好結束行程回到家中,隔天早上起來看到新聞,真是捏了把冷汗。

冥冥之中太魯閣的山神與祖靈一路眷顧著我們,讓我們完成這一趟充滿挑戰,但也收穫滿滿的旅程。

感謝天,感謝地。

大同部落景色.JPG

大同部落因為沒電而被冠上【黑暗】之名,在部落住了三天之後,我覺得這不正確。

這裡雖然沒有照亮黑夜的燈光,但卻有溫暖人心的火光;沒有文明的繁華便利,卻有純淨的自然美景;沒有豐富的物質生活,心靈卻無比平靜祥和。

天堂本來就沒有電!

大同部落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rryTheMouse 的頭像
JerryTheMouse

傑利鼠的老鼠窩

JerryThe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